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范文大全 >> 征文范文 >> 正文

【扶贫征文】帽子

时间:2019/4/11栏目:征文范文

  【扶贫征文】帽子

  王轶智

  刘玉清手里捏着手机,嘴上骂骂咧咧:“想要老子摘掉帽子,妈的,休想!现在的干部就是看不得别人过几天好日子!”一把摘掉下头上的帽子,气哼哼地摔在地上,恰好被席心诚接了个正着。

  那顶帽子油光铮亮,帽沿只剩下一半,顶上破了三个洞,帽边毛毛擦擦。说是帽子,几乎是一堆破布。

  “哟,老刘这是和谁生气呢,把宝贝帽子都摔了,”席心诚笑着将帽子递给刘玉清,打趣地问:

  “老刘,下决心了,这帽子不要了?”

  帽子多少年没洗过,充满了陈年污垢,泛着刺鼻的油腻味,又重又粘。

  刘玉清见是席心诚,笑容不自觉地涌了满脸,急忙慌地抓过帽子,拍了拍,小心地叠起来,放在炕角:

  “唉哟哟,席书记呀,快进屋,上炕。这帽子,咋能不要呢,这是宝贝,就靠它要钱呢,”一边朝老伴嚷,“老东西,没见席书记来了吗,快把冰箱里的肉醒出来,鸡蛋煮上,今儿咋也得和席书记喝一盅。”

  “老刘,别忙别忙。我就是来和你聊聊。听说你前几天卖了羊,卖了几只?行情咋说?”席心诚倚着炕边,拉住刘玉清的老伴。

  刘玉清扳开席心诚的手,涨红了脸:“席书记,啥意思,你来村里驻村三年了,给我办了那么多好事,水都没喝过一口。你不是把我看成没良心的狼羔子吧。我给你说实在话,我卖羊是悄悄卖的,就不想让那几个村干部知道,一伙恨人有、怨人无的东西!席书记,养羊这事,主意是你给我出的,贷款是你替我办的,技术是你找人教的,卖羊的事,你不问我,我正想找你汇报呢。”

  “老刘,我说你呀,老是闲扯,村两委干部也没少帮你忙吧,上次防疫还是李书记上门亲自给你弄的,你咋不记人的好,就记点陈年烂芝麻的事呢。”席心诚笑着拍了拍刘玉清的肩,刘玉清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两人盘腿坐在炕上。刘玉清咬着席心诚的耳朵说:“席书记,你指给我的路真是对了,你猜我这次卖了多少?八只羊,七只当年羔子、一只老母子,八千二!这行情,真是好!”刘玉清把老伴端上来的茶水,恭恭敬敬地端到席心诚手上。

  “好啊,老刘,不错,加上地里的收成,你的收入至少上万了吗。”

  “万是上了。唉?”,刘玉清像刚醒了神,“席书记,你是不是,也是来说服我退出贫困户的?”

  “咋,你不愿意退出贫困户,你的收入都这么高了,政府还给你盖了这么好的新房,你还愿意戴着你那顶旧帽子啊?”席心诚抿了口水,放下杯,调侃地说。

  “可不咋地,旧帽子好啊,旧帽子舒服,戴上旧帽子有人管。”刘玉清探过身子,把炕角的旧帽子抓过来,一本正经地揣在怀里。

  席永诚看着刘玉清,哈哈笑起来,伸出手,掏出刘玉清的帽子,端端正正地给他戴上:

  “唉哟,老刘呀,那可是宝贝,是聚宝盆,你可得戴上。夜里睡觉也不能摘,等着金子银子往下掉。关键是帽子戴了十几年,你的日子也穷了十几年。”席心诚装模作样,来来回回地打量着刘玉清。

  刘王清脸慢慢变红了,讪讪地说:“那不那几年没遇上席书记你这个贵人吗?这顶帽子,可没少给我要救济款吗。一到时头八节,我把这顶帽子往乡长、书记桌子上一摆,不给我百儿八十,我会往回拿?”刘玉清语气中竟流露出自豪。

  席心诚定定地看着刘玉清,神色庄重。刘玉清心里直发毛,头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。

  “唉,老刘,咱俩反复说过,向人伸手是讨吃,向政府伸手,也是讨吃,有啥自豪的,你难道想永远当个讨吃货?”席心诚郑重地说。

  “席书记,那时不是没办法吗?要搁现在,三瓜俩枣的,咱能看得上?”刘玉清尴尬地辩解道。

  “这不对了。你刘玉清退出条件够了,不愿意退出,是不是还惦记这三瓜俩枣?还想过穷日子?”席心诚一步不让。

  “席书记,你还不知道咱,现在能靠劳动赚钱,赚大钱。那还稀罕那个?关键是,”刘玉清撇了撇嘴,向席心诚挪了挪,两个人膝盖碰着膝盖,压低嗓子说:

  “咱把这个帽子扔了,给咱的政策变了。我还想再贷点款多养点羊不是?”刘玉清把帽子推了下,脸上透出委屈。

  席心诚哈哈大笑:“老刘啊,原来是为这个呀。你上午干农活,下午放羊,村里的会你从来不参加,政策你不掌握。我和你说呀,贫困户退出后,享受的政策不变,帮扶责任不变,帮扶责任人也不变,还是我帮你。”

  “是吗,席书记?刚才李汝亮电话里也这么说。要是你也这么说,那肯定是真的。”刘玉清边说边点头,“那席书记,我们都脱贫了,你们驻村工作队也该走了。”刘玉清惋惜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不走,我们不走,”席心诚肯定地说,“李书记说得对,什么都不变,我们还要留下,抓巩固,帮助大家奔小康呢。”

  “你们不走,那太好了,”兴奋从刘玉清的脸上溢出来,喜笑颜开,“你们不走,好是好,对我们是好事。你们抛家舍业,丢下老婆孩子,整天为我们这些扶不上墙的烂泥操心,太不值了,”他摇了摇头,忽然想起什么,“席书记,要不你买上羊,我一只羊也是赶,一群羊也是放,保证不要你的工钱。”

  席心诚笑眯眯地看着刘玉清,“老刘啊,谢谢你啊,我们驻村帮扶,就是来让你们过好日子的。你要真有精力,我就帮你再扩大下养殖规模,我敢说,你明年的收入肯定能翻番。那就不是脱贫,可就过上小康了!”

  “那可就不是小康,是大康了!”刘玉清笑得眼睛眯成了缝,脸上满是得意,“席书记,那要是这样,这么着,咱们先去村委会把贫困户退出那个什么志愿书签了?”

  “哟,老刘,想通了,想通了就好,那咱们先签了?不过,我看你还是把你那个旧帽子扔了吧,我明天给你买顶新的!”席心诚愉快地说。

  “新帽子,咱昨天就买了,就准备你来了戴呢!”刘玉清把旧帽子随意地划拉到地上,从衣柜里取出一顶新帽子,炫耀似地戴在头上,抓起席心诚的手并肩往外走。老伴追出来,着急地喊:“先吃饭吧,饭好了。”

  “吃啥饭?我们先去办正事,正事!知道不?”刘玉清应着。

  席心诚和刘玉清的人影己消失在明亮的路灯下,笑声回荡在宽阔平整的街道上。

  作者简介:王轶智,一个不成才的读书人,一个半吊子教书匠,一个难入列的公务员。曾在《百花园》、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、《天池小小说》等杂志发表作品。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

必发官网一88必发娱乐